<track id="x6og"><xmp id="x6og"><wbr id="x6og"></wbr>

<wbr id="x6og"><strong id="x6og"><wbr id="x6og"></wbr></strong></wbr>

<button id="x6og"><xmp id="x6og">

<wbr id="x6og"><strong id="x6og"></strong></wbr><wbr id="x6og"></wbr>
<acronym id="x6og"></acronym>

<button id="x6og"><strong id="x6og"></strong></button>

<track id="x6og"><strong id="x6og"></strong></track>

<wbr id="x6og"><strong id="x6og"><track id="x6og"></track></strong></wbr>
<acronym id="x6og"></acronym>

<wbr id="x6og"></wbr>

<wbr id="x6og"><xmp id="x6og">

<p id="x6og"></p>

<wbr id="x6og"></wbr>

原创

第121章-许若晴厉霆晟的小说叫什么名字-笔趣阁

  凌晨5:30。  “IloveYoona~~Ilove……”  在那道电子合成的别致闹铃声中,他捂着额头从床上坐了起来。  眯瞪了一会儿稍带血丝的眼睛,目光就不由看向了床头上那个在黑暗中分外亮眼的发光闹钟。  他在琢磨着一点坏心思。  想了想,还是满怀遗憾地叹了口气。  这个叫作什么允时闹钟的物件是林饮溪上次从韩国给自己带回来的。  重点不在于其高大上的外国血统,重点在于,这个,是林饮溪给他的。  ‘我就算丢掉不要的东西照样是我的东西’,这是那死丫头奉守的人生信条之一。  自己要是没能按捺住心中那个蠢蠢欲动的想法,保不齐得被找后账。  “唰——”  下床踩上拖鞋,走到窗边信手拉开厚重的帘布。  顿时,一幕每天都好似从未变化过的熟悉景象就跃入了视野当中——  漆黑的天幕下,庞大的城市各处仍然亮着星罗棋布的灯光。  一条条辉煌闪耀的街道,如同交错纵横的彗星轨迹,有着一样的夺目璀璨,又有着不一样的界限分明。  楼下街边的路灯还是那样明晃晃,光亮洒落在地面上雪白一片,但路况就显得冷清了许多,四周都是静悄悄的。  只是偶尔,伴随着一阵渐渐回响靠近的车驰声,前面的街道口会飞快地晃过几点车尾的红光,不用想也知道,那不是归家晚了,就是起得比自己还早的人。  相比白天的喧嚣,这个时间的上海颇有点繁华落尽的感觉,当然,这不过是错觉而已,灯火虽然阑珊了下来,可毕竟不曾熄灭。  望了望远处江面上一大片浓重的雾气,茫茫得什么都看不见,不禁就眯了眯双眼。  有时候,他总觉得这座城市就像是一艘巨大的潜水艇。  即使光明敛去,潜入深沉的海底,它依然没有停止工作,内部的“零件”仍在发挥着各自的作用。  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生存法则,无论你工作得多晚,总会有人比你更晚,不管你起得多早,世界还是先你一步。  当时间的概念开始模糊,那么白天与黑夜也就没有太大区别了。  就像自己这个“兢兢业业的零件”,最近同样因为工作的事情而忙得天天连轴转。  想到这,他倒是忍不住自嘲地扯扯嘴角,最后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,转身去洗漱了。  ……  等到一个多小时之后,当他在一段绿道上气喘吁吁地摘下耳机,回头望见天边那抹慢慢露出的鱼肚白时,嘴边就再次泛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。  “潜水艇”,开始浮上水面了。  回到家后,看到家里面还是一片漆黑安静的情况,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。  也没有打开灯,只是缓步走入黑暗中,凭着身体的记忆和一点视觉上的适应,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冰箱的位置。  “这丫头……”  一拉开冰箱的双开门,幽蓝柔和的照明灯光先是让双眼眯了眯,接着他便瞄到了一张眼熟的便利签。  浓而柔顺的眉毛稍扬,嘴里无奈地低语一句,他一面从冰箱中取出一大瓶矿泉水,一面就随手将这张印着一个粉色“SM”字母手写体LOGO的便利签摘下来仔细瞅了一眼。  上面那几行簪花小楷看起来一如既往的赏心悦目,只是笔迹略显潦草了些,看样子,今天风风火火的粉丝会大姐头又有事要忙了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zvdt1.info/txt/195347/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起2
疼爱着你,
核能气质少年

讽刺了我的执着。

毕亚楠
是不是就叫作欲望。
汉顺帝
历尽人生几多悲欢离合,

热门推荐:

  第六百五十三章 红云葫芦!-盖世人王h改-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一只小毛驴(大章)-重生过去震八方百度贴吧-笔趣阁 第121章-许若晴厉霆晟的小说叫什么名字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