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94.奢靡-回到过去当富翁郑山简介-笔趣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里,顾娇在屋子里记录黑火药所制作的各种暗器的威力与弊端,不知不觉夜就深了。门外忽然传来轻轻的叩门声,顾娇揉了揉酸痛的脖子,扭头望向虚掩的房门:“门是开着的,进来吧?!?br/>他来到她面前,将绿豆汤放在她面前的桌上。从前都是她给他送东西,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,换成他给她送了。她葵水腹痛时,他是给她煮过红糖水的。萧六郎在她对面坐下,神色平静地说道:“方才净空吵着要喝绿豆汤,多熬了一点,给你留了一碗?!?br/>“熬绿豆汤?!?br/>“娇娇想喝?!?br/>脑子里闪过与小净空的画面,萧六郎轻咳一声。萧六郎做什么都难吃,唯独绿豆汤熬得不赖,不过她大快朵颐的样子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。“嗯!”顾娇舀了一勺自然而然地喂到他嘴边。萧六郎的喉头滑动了一下,缓缓颔下首来,轻轻地含住勺子,将绿豆汤喝了下去。“甜?!彼醋潘?,也不知在说汤甜,还是她甜。看着她将勺子含进嘴里,萧六郎的眸光都深了。“比较想吃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萧六郎猛地回神,他魔怔了吧!方才差点说了什么!他冷汗都惊了一身。“咳咳!”萧六郎呛到了!话说,娘子这么直接真的好吗?萧六郎眸光一颤!萧六郎的脑子轰的一声炸了,像是火树银花在夜空猛然绽放,心口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,连呼吸都不能了。这丫头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某人撩完就没心没肺地去吃绿豆汤了。顾娇吸溜吸溜地吃着,吃到一半突然抬起头来:“我的草药……”总是撩完就算了,她是没事,他却难受了。“修好了?!毕袅捎值?。萧六郎:“收拾了?!?br/>萧六郎:“还过去了?!?br/>萧六郎颔首:“送了?!?br/>顾娇托腮看着他,眸子亮亮的,仿若有万千星辰:“相公,你真好?!?br/>萧六郎在心里默默说道。萧六郎的目光落在桌上的一个缠金丝大锦囊绣袋上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萧六郎见过她做干花,差不多知道流程,道:“我去拿个筛子来?!?br/>萧六郎起身出去,顾娇习惯了独来独往,可偶然身边有人和自己一起做事,感觉也不坏。萧六郎看着一堆花瓣中突然多出来的玉佩,疑惑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顾娇不认识千年寒玉,只觉得这块玉佩怪精致的,只是可惜缺了一个角。不小心?这也不是没可能,毕竟仁寿宫财大气粗——“不是?!惫私恳⊥?,说道,“是翡翠?!?br/>顾娇哦了一声,道:“是仁寿宫的一个小宫女,做事麻利,人也机灵,在姑婆身边伺候起居,主要负责打理庄太后的首饰衣物。不知道是不是她不小心把姑婆的东西装进绣袋里了,我下次拿去还给她?!?br/>顾娇嗯了一声:“也好?!?br/>他今日没为难太子,到了时辰就让太子放学了。“你葫芦里又卖什么药?”太子冷声问。太子看着突然多出来的几十页题目,嘴角抽到中风。萧六郎去了仁寿宫。“不必了,我只是给太后捎点吃的?!毕袅伤底?,将早已备好的食盒递给秦公公,“净空摘的枣子,让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带给姑婆?!?br/>秦公公笑着接过食盒:“净空有心了?!?br/>“这有什么难的?萧修撰又不是外人,奴才这就让人去拿?!鼻毓袅汕氲酵ぷ永镒?,吩咐人去庄太后的寝殿将那块玉佩取了过来。萧六郎接过玉佩,摩挲着玉佩的纹路佩的纹路与质感:“不愧是上等的美玉,炎炎夏日,竟然也触感冰凉,不知此玉出自何处?乃何人所献?”萧六郎沉吟片刻,问道:“没有第四块了吗?”“哦,偶然在书上看到,便心生了些许好奇?!毕袅山闷诺挠衽寤垢毓?,“既是宁安公主所赠,请公公务必保管妥当?!?br/>其实如果不是宁安公主所赠,太后必定会毫不犹豫地将这块寒玉送给萧修撰。不过他已经不是萧珩了,那块寒玉也就不在他手上了。萧六郎正寻思着怎样不突兀也不惹人起疑地将翡翠叫过来之际,就听得秦公公道:“翡翠,你过来,把玉佩放回去?!?br/>一个粉衣小宫女走上前,双手捧过秦公公递来的锦盒。翡翠愣了一下。“是!”翡翠应下,转身去了。秦公公道:“好,那奴才就去整理内务了?!?br/>萧六郎看着她,将手心里的玉佩拿出来:“你可认得这个?”“她的玉佩?”萧六郎蹙眉。萧六郎一瞬不瞬地看着她,确定她没撒谎。会是在哪里放的?萧六郎去了一趟御花园,没发觉太多蛛丝马迹,他脚步一转,去了华清宫。“不是,我来找魏公公?!毕袅伤?。魏公公执着拂尘走了出来,笑容满面地说道:“哟,什么风把萧修撰吹来了?”他的笑容凝了凝,小声道,“是太子又不好好上课了?”魏公公长松一口气:“那就好,那就好,想必陛下听了这话也能对太子殿下放心多了。呃……那不知萧修撰此番所谓何事?”魏公公看见玉佩,眼神儿就是一亮:“哎呀!可算是找着了!我就说嘛!绝不可能是顾姑娘捡走了!”魏公公叹道:“萧修撰怕是有所不知,这是宁安公主当年送给静太妃娘娘的玉佩。太妃娘娘回宫了,如今就住在华清宫内。昨日太妃娘娘的玉佩在御花园弄丢了,而又恰巧那个时辰顾姑娘去过御花园。陛下信重顾姑娘,没找人去盘问她,而是将自己那块玉佩拿出来给了太妃娘娘?!?br/>萧六郎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意味深长:“公公是说这块玉佩是静太妃的?”说曹操曹操到。她一眼看见了门口的魏公公与萧六郎。四目相对,周围好似静了一下。萧六郎出生前静太妃便已迁去庵堂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静太妃。萧六郎淡淡地拱了拱手,转身离开了华清宫。静太妃望向萧六郎的背影:“萧、修、撰?”“行了,你退下吧?!崩霞谰粕饷饬酥K疽到袢辗莸姆U?。萧六郎进了屋,自有侍卫将明辉堂的大门带上。萧六郎在老祭酒对面跽坐而下,二人之间隔着一方矮案,上面堆放着一些国子监的学生所作的优秀文章。他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。不愧是师徒,彼此间有一股难言的默契,萧六郎其实只字未提对静太妃的怀疑,他只是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。万年绿茶白莲花,就不要在徒弟面前装纯情了。“自然是好人?!崩霞谰撇患偎妓鞯厮?,可他以往的认知未必就是准确的,一如他曾笃定庄锦瑟是恶人,到头来却发现庄锦瑟没那么恶,或许他觉得静太妃是善人,但其实静太妃也没那么善呢。“知人知面不知心?!本跎皇潞?,老祭酒对这句话是深有体会。老祭酒淡淡地笑了笑:“从前二人很是亲密,她是庄锦瑟在皇宫唯一的朋友,庄锦瑟最信任的人就是她。我还记得有一回为了扳倒庄锦瑟,让还是静妃的她背了点小黑锅,庄锦瑟差点没把我杀了!我把庄锦瑟害进冷宫那一回,庄锦瑟都没那么生气。庄锦瑟没有孩子,待她的一双儿女视如己出……就是宁安公主与当今陛下。静太妃的母族也是庄锦瑟一手扶起来的?!?br/>萧六郎狐疑道:“她为何去庵堂?真是自请去的吗?”萧六郎沉思道:“陛下定然不同意——”------题外话------ 新的一个月到了,月票、推荐票统统砸来吧,作者君在很努力地存稿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zvdt1.info/txt/192746/61119786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者不知道应该如何辉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为明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吕猛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能一不留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郁达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心一意珍惜着感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第421章 大战五天仙-诸天源引-笔趣阁 第五百四十七章 归途-免费盖世完本-笔趣阁 594.奢靡-回到过去当富翁郑山简介-笔趣阁